上杭:调援对接解纠纷 扶贫济困显真情

  近日上杭县白砂李刚(文中涉及人名均为化名和其妹妹李兰一大早就来到白砂镇公共法律服务站,诉说其一家是贫困户,妹妹菊前年因交通事故不幸去世,妹夫林东独自领走妹妹死亡赔偿款后,不仅不尽赡养岳父岳母也不愿将死亡赔偿金分给他们兄妹其父母。但因年交通事故赔偿一切事宜均由林东办理,他们手上没有任何证据材料,就连当时交通事故死亡赔偿金多少钱不清楚。希望能申请法律援助主持公道,通过法律程序起诉解决问题

  鉴于目前事实不清工作人员建议先调查给予答复。随即,工作人员展开了一番走访调查。找到了林东,并先后向村干部、交警大队、保险公司、肇事司机镇脱贫办方了解事情经过,终于厘清了整件事来龙去脉 

  2016年林东车载其妻子李菊与一辆因故障停靠在路边的车辆碰撞,造成李菊抢救无效后死亡。经交警认定,林东与对方负事故同等责任。之后保险公司赔付了医药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等,合计369300元交通事故,林东腿脚也落下了残疾两家走动也少了许多。目前,李菊父母均已进入耄耋之年与李刚同住又为贫困户依靠政府发放的养老和高龄补贴度日。因李刚没有正式工作,林东担心李刚会挥霍掉老人的赔偿,所以没有将钱直接给老人2017年李刚建房时林东支持了约1万元建筑材料同时林东及家人表示会为老人养老送终。 

  事实清楚后工作人员认为,李刚父母虽然符合法律援助条件,但是林东作为女婿无赡养岳父岳母义务妻子死后对其家仍有照顾,并未离弃。如果直接通过诉讼解决,不仅耗时耗力,更重要的是会伤害双方的感情为此工作人员决定采取调解的方式解决这一纠纷。为提高调解效率司法所村调委会联合调解,邀请村法律顾问律师一同参与,帮助厘清双方的法律关系死亡赔偿金的分配问题。 

  调解员李刚及其父母解释道:死亡赔偿金的分配主体,应当是死者第一顺序继承人,受害人父母才有权参与分配兄弟姐妹不应当参与分配,分配也不是简单的平均分配。另外,赡养父母的主体是子女,如果林东愿意李菊尽赡养义务,我们应该多鼓励和包容。 

  同时向林东解释道,交通事故中你也承担了同等责任,对方的赔偿金是对受害人近亲属因受害人死亡导致的经济补偿和精神抚慰。交通事故中丧失了妻子,岳父岳母也没了女儿,他们现在还是属于贫困户,你应该属于他们的份额分配给他们 

  通过调解人员、村级法律顾问的依法说理讲情,在多次组织调解双方之间矛盾逐渐缓和,最终达成一致协议。鉴于老人目前依靠政府补贴,衣食无忧。老人接受林东从赔偿金中拿出4万元交由双方信任的第三人保管,用于今后的赡养费老人李刚和林东轮流照顾,如若生病由双方共同为其医治。 

  面对这一结果,老人露出了久违的微笑一场死亡赔偿金纠纷得到圆满化解。 

    

  【死亡赔偿金分配相关司法观点死亡赔偿金不属于遗产 

  法院在审理中对死亡赔偿金如何分配存在三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死亡赔偿金就是死者的遗产,应由死者近亲属依照《继承法》的规定继承。 

  第二种意见认为,死亡赔偿金不是死者的遗产,是侵权人对死者近亲属遭受的财产损失在一定范围内的赔偿,是死者近亲属的共同共有财产,分割时应在死者近亲属中平均分割。 

  第三种意见认为,死亡赔偿金不是死者的遗产,是侵权人对死者近亲属遭受的财产损失在一定范围内的赔偿,是死者近亲属的共同共有财产,但分割时应综合考虑当事人与死者的亲密程度以及生活状况等因素,不一定要平均分配。 

  请问:以上哪种观点正确? 

  答:继承法第三条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死亡赔偿金在受害人死亡时尚未由其所有,故死亡赔偿金不属于遗产。 

  《侵权责任法》第十八条规定,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故死亡赔偿金的请求权主体是死者近亲属。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十二条的规定,近亲属的范围是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其中的子女包括养子女,故本案中,死者的养女饶某和死者的妻子刘某对该笔死亡赔偿金均享有请求权。由于侵权责任法中的死亡赔偿金是对死者未来收入损失的赔偿,其中包含了被扶养人生活费,故分割时应考虑当事人与死者的亲密程度、是否需要死者扶养等因素。 

  综上,我们认为你们第三种意见较为妥当。 

  
  2018-12-10